• 许洛枝傅霁清许洛枝傅霁清完整版小说-作者傅霁清最新章节

    时间:2023-01-25 10:44:03作者:傅霁清来源:812

    小说简介:许洛枝傅霁清男女主角为许洛枝傅霁清,由傅霁清编写的都市小说,目前已完结。人没再出声。去了医院后,医生询问了一些大概,许洛枝也没准备隐瞒,直接说:“急性白血病,医生你开点止血药就好。”站在一旁的傅霁清神情微僵,留下一句...

    许洛枝傅霁清许洛枝傅霁清完整版小说-作者傅霁清最新章节

    第5章 

    空旷的街道上。

    吱——!

    急刹的声音响彻两人耳畔,傅霁清紧锁着眉头看向她:“许洛枝,有没有告诉过你,做人要适可而止。”

    许洛枝愣住,随后冷嗤:“孤儿会有人教吗?”

    她的反应,明显让傅霁清不悦,车子启动,两人没再出声。

    去了医院后,医生询问了一些大概,许洛枝也没准备隐瞒,直接说:“急性白血病,医生你开点止血药就好。”

    站在一旁的傅霁清神情微僵,留下一句:“不可理喻”就转身走了出去。

    病房里,女医生看着这两人,有些疑惑:“生病不要开玩笑,我先给你检查检查。”

    许洛枝却抬眸和女医生对视,眼神冷静:“医生,你见过哪个傻逼会对着丈夫在医生的面前说自己得了绝症?”

    “……”

    许洛枝长叹一声:“13楼血液科,许念超主任是我的主治医生,我不能乱吃药,麻烦了。”

    这一刻,女医生才确认,眼前的许洛枝是真得了病,而她的丈夫,并不信!

    凌晨十二点。

    许洛枝吃过药,缓了许久后,才从医院回到别墅。

    本以为漆黑的客厅,却灯火通明,而从来不会等待自己的傅霁清,居然在坐在沙发上看文件。

    许洛枝只当见了鬼,头也不回的朝着二楼走去。

    “没看见我吗?”傅霁清的声音从身后传来。

    许洛枝深呼吸,转头看去:“老公,晚安。”说完就准备直接去往客房。

    沙发上,傅霁清再次开口:“田媛媛有了孩子。”

    许洛枝脚步一顿,转头看向他:“谁的野种?”

    “……”傅霁清尽可能压住脾气,“三年前,我的。”

    “啧,建议亲子鉴定,我跟了你三年,没病都没怀上,不正常。”留下这句阴阳怪气的话,许洛枝再也没有回头。

    傅霁清更是直接气笑,他也觉得不正常,但就是莫名想要膈应一下许洛枝。

    客房里,洗漱完后的许洛枝躺在床上,脑海里全是那句田媛媛有了孩子。

    表面上她什么事情都没有,可内心还是翻江倒海,暗恋了傅霁清这么多年,如果不是故作坚强,她恐怕早自杀了!

    太多的难受和不甘涌上心头,许洛枝强逼着自己睡觉。

    床边忽然一塌,睁开眼,傅霁清那棱角的面容逐渐放大。

    许洛枝抬手就准备打过去,结果反被遏制在头顶,男人温热的气息席卷而来。

    不得不说,这三年,傅霁清太了解她的敏感点在哪,很快,就让许洛枝再也没有了挣扎的力气。

    夜色星稀,房间内的温度越来越高。

    虽然喘息声小去,许洛枝就这么瘫软在那,任由傅霁清将她抱起放在浴缸里。

    “收拾你很简单,但看来,夫人更喜欢这种方式。”

    傅霁清话音刚落,许洛枝就直接扯着人入了浴缸,然后翻身坐在他身前:“是吗?那就看看谁降服谁!”

    这一夜,许洛枝腰都要断了,自己招的!

    第二天一早,电话再次响起,而她身旁的傅霁清早就离开。

    许洛枝起身接起:“说。”

    一直帮她调查身世的私家侦探开口:“上次亲子鉴定的事,你真不见见了?他们下午三点的飞机。”

    许洛枝慢慢攥紧被褥,看着窗外,她的视力已经远不如前,许久后才委婉拒绝:“不见了,就这样,挺好。”

    下午三点,首都机场。

    许洛枝最终还是违背了本意,根据侦探给的照片,找到了不远处等候登机的两老。

    站在圆柱后的许洛枝,看着两个老人慈祥的模样,不由自嘲。

    如果当年没走丢,在他们的呵护中长大,应该会很幸福吧。

    就在许洛枝感慨的时候,她看见自己的主治医生许念超,小跑着走到两老面前,温和的喊了句:“爸,妈。”

    空旷的街道上。吱——!急刹的声音响彻两人耳畔,傅霁清紧锁着眉头看向她:“许洛枝,有没有告诉过你,做人要适可而止。”许洛枝愣住,随后冷嗤:“孤儿会有人教...

    吱——!

    急刹的声音响彻两人耳畔,傅霁清紧锁着眉头看向她:“许洛枝,有没有告诉过你,做人要适可而止。”

    许洛枝愣住,随后冷嗤:“孤儿会有人教吗?”

    她的反应,明显让傅霁清不悦,车子启动,两人没再出声。

    去了医院后,医生询问了一些大概,许洛枝也没准备隐瞒,直接说:“急性白血病,医生你开点止血药就好。”

    站在一旁的傅霁清神情微僵,留下一句:“不可理喻”就转身走了出去。

    病房里,女医生看着这两人,有些疑惑:“生病不要开玩笑,我先给你检查检查。”

    许洛枝却抬眸和女医生对视,眼神冷静:“医生,你见过哪个傻逼会对着丈夫在医生的面前说自己得了绝症?”

    “……”

    许洛枝长叹一声:“13楼血液科,许念超主任是我的主治医生,我不能乱吃药,麻烦了。”

    这一刻,女医生才确认,眼前的许洛枝是真得了病,而她的丈夫,并不信!

    凌晨十二点。

    许洛枝吃过药,缓了许久后,才从医院回到别墅。

    本以为漆黑的客厅,却灯火通明,而从来不会等待自己的傅霁清,居然在坐在沙发上看文件。

    许洛枝只当见了鬼,头也不回的朝着二楼走去。

    “没看见我吗?”傅霁清的声音从身后传来。

    许洛枝深呼吸,转头看去:“老公,晚安。”说完就准备直接去往客房。

    沙发上,傅霁清再次开口:“田媛媛有了孩子。”

    许洛枝脚步一顿,转头看向他:“谁的野种?”

    “……”傅霁清尽可能压住脾气,“三年前,我的。”

    “啧,建议亲子鉴定,我跟了你三年,没病都没怀上,不正常。”留下这句阴阳怪气的话,许洛枝再也没有回头。

    傅霁清更是直接气笑,他也觉得不正常,但就是莫名想要膈应一下许洛枝。

    客房里,洗漱完后的许洛枝躺在床上,脑海里全是那句田媛媛有了孩子。

    表面上她什么事情都没有,可内心还是翻江倒海,暗恋了傅霁清这么多年,如果不是故作坚强,她恐怕早自杀了!

    太多的难受和不甘涌上心头,许洛枝强逼着自己睡觉。

    床边忽然一塌,睁开眼,傅霁清那棱角的面容逐渐放大。

    许洛枝抬手就准备打过去,结果反被遏制在头顶,男人温热的气息席卷而来。

    不得不说,这三年,傅霁清太了解她的敏感点在哪,很快,就让许洛枝再也没有了挣扎的力气。

    夜色星稀,房间内的温度越来越高。

    虽然喘息声小去,许洛枝就这么瘫软在那,任由傅霁清将她抱起放在浴缸里。

    “收拾你很简单,但看来,夫人更喜欢这种方式。”

    傅霁清话音刚落,许洛枝就直接扯着人入了浴缸,然后翻身坐在他身前:“是吗?那就看看谁降服谁!”

    这一夜,许洛枝腰都要断了,自己招的!

    第二天一早,电话再次响起,而她身旁的傅霁清早就离开。

    许洛枝起身接起:“说。”

    一直帮她调查身世的私家侦探开口:“上次亲子鉴定的事,你真不见见了?他们下午三点的飞机。”

    许洛枝慢慢攥紧被褥,看着窗外,她的视力已经远不如前,许久后才委婉拒绝:“不见了,就这样,挺好。”

    下午三点,首都机场。

    许洛枝最终还是违背了本意,根据侦探给的照片,找到了不远处等候登机的两老。

    站在圆柱后的许洛枝,看着两个老人慈祥的模样,不由自嘲。

    如果当年没走丢,在他们的呵护中长大,应该会很幸福吧。

    就在许洛枝感慨的时候,她看见自己的主治医生许念超,小跑着走到两老面前,温和的喊了句:“爸,妈。”


    排行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