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被迫与公主互换身份入宫争宠》大结局精彩试读 《被迫与公主互换身份入宫争宠》最新章节列表

    时间:2023-01-25 12:09:14作者:达摩菩提来源:mp

    小说简介:宋玉著名作者达摩菩提小说里面的主角。文中宋玉这个人物写的够好,成功之处在于对这个角色感悟及提升,级别控制很严谨。咱们接着往下看间的仙女。阿桃和我很亲,我们两个虽然没有血缘关系,不过从某种意义上来说也算一奶同胞...

    《被迫与公主互换身份入宫争宠》大结局精彩试读 《被迫与公主互换身份入宫争宠》最新章节列表

    我和娘亲生活在江南,村子的名字很美,唤作杏花。

    杏花村景美人美,不时有文人墨客在此游吟题诗。幼时的我最喜欢做的事情就是和阿桃一起在村子里乱跑,把一枝杏花插在对方头上,幻想对方和自己是一对游玩人间的仙女。

    阿桃和我很亲,我们两个虽然没有血缘关系,不过从某种意义上来说也算一奶同胞——阿桃的娘亲梅姨和我娘是好姐妹,梅姨身子弱,生下阿桃后没有奶,娘亲就把阿桃抱到了我家养,反正她奶水足,把我喂得白白胖胖之后,还能再喂饱一个阿桃。

    所以我从小就觉得,比我小一个月的阿桃就是我双胞胎一般的亲妹妹。

    梅姨时常拖着病弱的身子来我家看望阿桃,她是个很美的女人,弱柳扶风一般的身姿。讲句公道话,是要比我娘亲美得多的,但是梅姨很少笑,眼睛总是雾蒙蒙地蒙着一层水汽,仿佛下一刻就能哭出来。

    娘偷偷跟我说——那是因为阿桃的爹丢下她们母女两个跑啦。

    我那时候还年幼,不晓得同情阿桃和梅姨——不过也没什么好同情的,我和阿桃出生前这世道不太平,各家兵马战成一团,我从生下来起就没见过我爹,据说是被征兵后死在了外乡。

    同为孤儿寡母,我和阿桃倒是谁也不必可怜谁。

    阿桃比我威风得多,村长家那个蛮横的大胖儿子嘲笑我俩没爹的时候,我噙着眼泪想往家跑,阿桃一把把我拽到身后,然后就地捡起石头朝对面打过去,“死胖子!你再嘴欠一个试试!”

    我崇拜阿桃,从此见到那个胖子就再也不怕了,不过等再长大一点后,那胖子再没有嘲笑过我俩,反而对我殷勤了起来,动不动就拿一篮果子偷偷塞给我,“阿玉,这是别人送给我爹的,你尝尝甜不甜?”

    我战战兢兢地把这篮果子拎回去给阿桃看,“那胖子不会在里面下毒吧?”

    阿桃叼着一个熟透的梨子笑倒在床上,“傻吧阿玉,那胖子是看上你啦!”

    她摸摸我的头发,眼神里透露出无尽的羡慕,“你真的越来越好看了,瞧瞧这头发,乌缎子一样。”

    我摸摸她看上去仍然有些发黄的发梢,一边高兴一边安慰:“你不是比我小一个月嘛!再等一个月!一个月之后我保证你也会变得很漂亮!”

    然而我没能等到看见一个月之后的阿桃。

    梅姨在深夜来了我家,和我娘掩上了门,压低了声音不知在说些什么。

    阿桃在我身边睡得很熟——虽然已经断奶不知道多少年了,但是阿桃和我不愿意分开,梅姨身体又不好,我娘就一直养着两个孩子。

    我恰好睡不着,好奇心一起,我便无声无息地下了床,悄悄地跑到墙角去听大人说话。

    梅姨和娘的声音都压得很低,模模糊糊之间,我大概听懂了一个惊天的消息——阿桃的父亲派人送信回来了。

    我听不懂阿桃的父亲到底是谁,但捕捉到的只言片语让我意识到,那似乎是京城里一个了不得的大官。

    当初他抛弃了梅姨和阿桃,如今又叫人传信过来,叫母女两个去京城找他。

    “我看得出,你是想去的……”我听到娘的声音低低地传来,“你年轻的时候就一直想走出这个村子,去更大的天地里看一看。也是啊,我们这样的小村,哪里关得住绝世美人的心呢?如今机会来了,可不要错过啊。”

    梅姨的声音温柔婉转,“宁姐说得是……”

    母亲的声音严肃了一些,“你怎么欲言又止的?你我姐妹,你还有什么不能和我说的么?”

    梅姨沉默了好半晌,久到我几乎要在墙角睡过去,半晌过后,她再次开口,声音中带着落泪时的哽咽,“我想和宁姐商量……能不能让我带阿玉走?”

    我愣住了,良久,我听到母亲不解的声音:“你要……让阿玉当你的亲女儿么?”

    “我此去京城,就是个妾侍,况且人生地不熟,恐怕会遭到众多为难。”梅姨垂泪道,“何况我年纪不小了,以后不见得还能生养,又没有儿子……我和宁姐本就不分彼此,阿桃和阿玉在我看来都是亲骨肉,但是我怕阿桃不得她父亲的喜欢……”

    我不想再听下去,悄悄地爬回了床,阿桃在一边睡得正熟,我借着月光打量她,她的鼻梁很塌,皮肤黑黑黄黄的,张着嘴呼吸的时候,可以看到正中央缺了两颗门牙。

    那是头一次,我发现我心里最法力无边的仙女阿桃,居然是个不太好看的小姑娘。

    “不!我不去!”

    第二天,当母亲把我叫到梅姨跟前的时候,从来没跟母亲顶过嘴的我大喊大叫起来。

    “别闹!”母亲一巴掌拍在我的头顶,“你还小,长大了就知道,这是怎样的好事,要怎样谢谢梅姨。”

    “我不去京城!我不要和阿桃分开!要不就让阿桃和我一起去!”

    阿桃走了出来,她大概听母亲说了个经过,倒是没太大的反应,她笑嘻嘻地勾住我的脖子,“我跟你走了,不就没人陪宁姨了?”

    这话戳中了我,我低下头,眼泪在眼睛里直打转,“我不想和你分开,更不想抢你的位置。”

    “哎呀,咱俩还分什么彼此?什么我的位置,我的不就是你的?你的不就是我的?”阿桃念绕口令一般语速飞快地笑道,“你去了京城,有了钱之后就拼命给我买礼物,什么金项链啊银镯子啊玉簪子啊,我就指着你了!”

    我的眼泪“啪嗒”一声掉到地上,嘴角却扬了起来,“那我到时候带着金山银山回来看你,咱们俩仙女有福同享有难同当。”

    “一言为定。”阿桃和我击掌。

    就这样,我和梅姨一起去了京城,在出发之前的那个深黑的夜晚,我和阿桃一起立下誓言,以后我就是梅姨的女儿,她是我娘亲沈宁的女儿,以后对所有人都要这样讲,如果说漏了嘴,迎接我们的就是共同赴死的命运。

    彼时我还太小,不知道所谓的命运究竟是何物。

    我只知道到了京城后,才发觉我的“父亲”,远比我想象的还要厉害许多。

    他是当朝的皇帝,当初带着军队逃难到江南,和梅姨——哦不,是我的母亲,发生过短暂的恋情。

    之后他被大将救驾,打败叛军,再度回到了京城。

    我再也不管梅姨称呼为梅姨,我恭敬地敛首,称她为母妃。

    同时我也不再是江南女孩阿玉,我成了柔乡公主萧小玉。

    后宫的争斗,比我想象的要惨烈许多,梅姨经常抱着我,对我垂泪道:“还好我有你,小玉,还好有你陪着母妃。”

    我很得父皇的喜爱,他把我带到宫宴上,王公贵族都纷纷赞叹“公主风姿出众,如谪仙下凡”,来自外国的使节更是点名将此次献礼中最为珍贵的和田玉手钏,献给天仙一般的柔乡公主。

    但是父皇并不爱我们,或者说他的爱太少,又分给了太多人,所以落到我们头上的就只有很稀薄的一点点,他把大量大量的金银珠宝送到梅姨宫里,但是他很少来看我们。

    偌大的一个皇宫里,除了梅姨和我相依为命外,真情稀薄如斯。

    所以当我知道阿桃来拜见我们的时候,我高兴得险些打碎了桌上的琉璃盏。

    “来的是什么人?少见公主这样高兴呢。”我听到宫人们在悄悄地议论。

    梅姨走来,紧一紧丁香色的缠臂纱,端庄道:“是公主幼年时的乳娘之女,公主重情重义,不忘乳娘哺育之恩,自然也爱屋及乌,牵挂乳娘的女儿。”

    我愣了一下,知道这是梅姨对我无声地警醒,事实上这些年过去,无需她再提醒我,我也知道保守秘密是多么重要的事。

    我见到了阿桃。

    她变了很多,但仍然是黑黑瘦瘦的模样,她见到我,首先咧开了嘴笑起来,但一旁宫里姑姑的咳嗽声提醒了她,她笨拙地跪下来行礼,“民女叩见梅妃娘娘,叩见公主殿下,娘娘与公主万福金安。”

    我受刑一般熬过这场生分的见面礼,屏退宫人后,我急步走下去,抓住阿桃的手,“你怎么样?宁姨怎么样?”

    “都好都好。”阿桃笑嘻嘻地回应我,她看向坐在上方的梅姨,笑着露出一排洁白的牙齿,“梅妃娘娘万事顺意么?”

    梅姨无声地背过脸去,用袖子挡住了自己的眼泪。

    我和阿桃都沉默了片刻,我们知道她的为难——倘若不是天家无情,迫不得已,否则她恐怕也更愿意坐在高处、穿着绫罗绸缎的是自己的亲骨肉吧?

    我想要留阿桃在宫里,阿桃却推说住不惯,只是想来看看我们,我不敢强留,也怕阿桃以下人的身份留在宫里,我和梅姨都会受不了。

    阿桃走后的第二个月,我第一次见到了宋玉。

    很难说清我见到他那一瞬的感受——我只觉得自己胸膛深处有个东西跳得很快,在此之前,它从未跳得这样快过。

    他是个游吟的诗人,以边塞诗闻名,大漠的飞雪黄沙在他的笔下气势万千,如同绚丽磅礴的仙界盛景。他没有什么财物,只有一袭白袍、一个酒壶、一把长剑,以及一身逼人的才气。

    父皇读了他的名作,叹为观止,将他邀到宫中,想授予他翰林学士之位。

    排行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