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岁岁有松筠免费阅读(俞知岁严松筠小说全本资源) 无广告

    时间:2023-01-25 12:16:15作者:山有嘉卉来源:TB

    小说简介:俞知岁严松筠是著名作者山有嘉卉最新写的小说里面的男女主角。书中情节起起落落,扣人心弦,是一部非常好看的都市小说。一起来看看小说简介吧!捅了老公一刀,害得他破产不说,还差点坐牢,最后遭受刺激远走国外,二房太太卷了剩下...

    岁岁有松筠免费阅读(俞知岁严松筠小说全本资源) 无广告

    严松筠笑笑,回答她的问题:“因为爸爸妈妈只有我一个孩子,因为他们像老派长辈一样,希望家业被自家人捏在手里,巧巧还小,当不得大任,松梅姐虽然有能力,但还是有所欠缺,婚后又明显将重心偏向家庭,想来想去,只有我来接手。”

    他说的巧巧是严巧巧,二房的女儿,从小跟着严松筠爸妈长大的,松梅姐则是大房的堂姐,现在是淮升国际旗下珠宝公司的总经理。

    说起严家这三房人,别看人丁不算多,实际上几十年前争家产时,那可真是好大一盆狗血,大房二房打生打死,三房自觉无望退居市井,结果最后二房太太被收买,反手捅了老公一刀,害得他破产不说,还差点坐牢,最后遭受刺激远走国外,二房太太卷了剩下的存款跑路改嫁了,留下五岁的女儿严巧巧,扔给了严松筠父母。

    大房还没来得及享受胜利果实,当家人就因车祸魂归天外,最后让原本置身事外的三房成功捡漏,严松筠的父亲入主当时的严氏,集团改名淮升国际,从此做大做强。

    严松筠也因此成了淮升国际上下默认的继承人,都以为这位少爷大学会去读个什么工商管理之类的专业,然后回来帮老爹做事,结果万万没想到,人家一声不吭跑去读医了。

    问起原因就说:“我好兄弟说了,读医好,不怕没工作。”

    全家人就集体沉默,这孩儿纯纯有病,真的,也没穷养过啊,怎么就要担心这个问题呢?是不是脑子不好使?

    最关键是,你好兄弟读中医去了,你特么报的临床医学,你们不在一个学校你知道么?你们都不提前对一下志愿表的吗?

    此时俞知岁还不知道小严总这些傻逼往事,只是对他的话觉得疑惑:“我记得妈妈说过,你是考上研究生了的,怎么不去读?再是着急接班,也不差这三年吧?”

    “因为爸爸生病了,要未雨绸缪。”严松筠淡定地解释道。

    俞知岁一愣,“……啊?真的假的?怎么没听说过?”

    婚前姑姑跟她说的严家的情况里,关于严松筠的信息,没有这一条啊,难道是怕引起外界猜测,所以没有对外透露过?

    似是看出她的疑惑,严松筠说了个日期,“你去查一下那段时间的容城新闻,应该可以很准确查到淮升国际董事长突发脑溢血紧急入院治疗的消息,爸爸是在职工大会现场突然晕倒的,根本不可能捂得住。”

    所以还不如干脆大大方方地承认,但这样确实引起了外界的颇多猜测,甚至有媒体为了博人眼球,标题上干脆就写“淮升国际董事长病危,集团未来何去何从”,搞得好像严淮升快要死了,淮升国际马上就要倒闭了一样。

    严家众人大呼晦气,严太太怒气冲冲接受采访,扬言要告到对方裤衩都不剩。

    “因为这些事,爸爸好了以后,希望我能尽快进集团,接不接班是其次,主要是学习,以及向外界释放信号,淮升国际是有继承人的,不会因为他倒下了就引起动荡。”

    为保证权力平稳交接和集团正常运转,严淮升提出让严松筠提前做好接班准备的要求,于是严松筠放弃了已经到手的研究生名额。

    一言蔽之,责任作祟。

    俞知岁听完叹口气,“好可惜,你的专业比我的什么公共事业管理有含金量多了,我还图好看混了个研究生文凭呢。”

    严松筠听了就笑,是了,他怎么忘了,他这位只懂得花钱享受的太太,其实也是211大学的研究生毕业的高材生,从学历上来说,人家妥妥压他一头。

    俞知岁又问他:“爸爸那个时候才五十出头吧,怎么会脑溢血?”

    “熬夜,应酬饮酒,饮食不规律,年龄,都是脑溢血的危险因素。”严松筠屈着手指给她数,“爸爸哪一条没中?而且,你知道我见过最年轻的脑溢血患者多少岁吗?”

    俞知岁看着他,眨眨眼睛。

    他微微一笑,“25岁,我实习医院的规培医生,晕倒前连续工作了四十八小时,刚值完夜班。”

    高强度劳动后,有的人只是疲惫劳累,睡一觉就好了,但有的人倒霉,或者是量变引起质变,会脑溢血,甚至会猝死。

    俞知岁想起看过的那些新闻,抖了一下。

    然后说:“那我看你……也挺危险的。”

    天天熬夜处理工作,现在看着还能活蹦乱跳,但谁知道会不会突然爆雷。

    严松筠被她这话说得一脸震惊,拿惊讶的眼神上下来回地打量她。

    俞知岁一愣,“……你干嘛?”

    “我在看是什么给了你勇气这么说我。”严松筠皮笑肉不笑地往车门一靠,“除了熬夜工作,我不抽烟不喝酒按时三餐按时锻炼,不比吃饭随心所欲吃饱就躺熬夜追剧的太太你危险系数低?”

    俞知岁嘴角一抽:“……”

    肺活量好能说长句了不起吗?!闭嘴!!

    就这种人,早晚有一天他会色衰爱弛,被她一腿蹬掉!

    她哼了一声,撇头看向窗外,不跟他说话了。

    严松筠笑笑,低头打开平板电脑,开始处理邮件。

    车厢内的气氛又安静下来,仿佛刚才的融洽交谈没有发生过一样。

    俞知岁看了一会儿窗外的风景,觉得无聊,就开始低头玩手机,刷小红薯,看到有人分享某酒店的下午茶,就转发到家庭群里,问有没有人下午一起去。

    就这样,两口子一个玩手机一个处理工作,一路沉默到了目的地。

    这是一家老字号的酒楼,时间是早上九点多,第一波客人已经喝完茶散场了,现在来的基本都是和家人一起来的,每逢节假日,酒楼的生意就会很旺。

    “车停好以后你就打车回去吧,找荷姐报销。”下车前严松筠对司机道。

    今天接送他们的是平时接送俞知岁的司机老林,闻言应了声好,等他们俩下车了,就找地方泊车,然后把要是拿给严松筠。

    通常这种场合,家里的长辈总是来得最早,严松筠和俞知岁进包厢的时候,正好听到严太太和大伯母庄怡正说不知道哪家的坏话:“你说她是不是脑子被门夹了,居然给我出主意说既然岁岁没生小孩,就让阿筠找别的女人生,这不纯有病么,我儿子媳妇生不生孩子关她屁事!”

    排行榜